黃真真:我一直當自己新導演

barbara wong

2019年,她帶著 《証婚人》的故事,來到 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尋找投資者,談的是婚姻下的愛情:「故事的主角是位証婚人,每天見證婚姻的感動,但回到家,自己的婚姻關係卻冷冰冰的,丈夫已不再愛自己,那是否應該let go 呢?」

潘源良 | 寫出香港現況?你自己去詮釋

潘源良

跨世代填詞人潘源良對以廣東話為演出主題如是說:「創作不一定懷有目的,主題是觀眾會關心的,與他們『click到』(溝通),引發出感受,那樣才會有趣;與觀眾的關係往往是建基於此。」

徐天佑 遇見最好的自己

2018年,又過了10年,天佑形容自己是一步一步走過來。
這一年,他拍了幾齣電影,包括正上演的賀歲片 《恭喜八婆》,演同性戀者。
有幾個月,他為舞台劇《武藏全傳 決戰巖流島》中演一代劍聖宮本武藏,接受劍道訓練和綵排。「一天排8小時,一星期 4、5天,人很累,但還是拿著劇本唸。」天佑說,走過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的日子,才體會價值是個人的專業,「有進步,有成績,做到專業,才會得到尊重。」

讓藝術走進社區 與晚期病患者對話

藝術落社區,不用太聲張,可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。」《感覺有時:安寧照顧藝術展》策展人梁展鋒認為,市民去參觀社區藝術展覽,可以純粹因為喜歡藝術,可以因為其中的故事,得到共鳴,不一定要帶走甚麼服務效益。

香港還有夜總會?夜場女子就自甘墮落?

社工 Winnie 體會到藝術不需要很偉大,「逐少逐少,建立關係,讓她們看到自己的需要,小如說自己喜歡紫色的種種,都令自己每次說起,都有雞皮疙瘩的感動。」她說起亦一時感觸起來,那期間寸進的困難,實在不難想像。「籌辦這個展覽也是一個過程,那種 empowerment 是不用推她們出來的;只要讓她們安全、自在去表達自己,讓她們感受到尊重、認同,她們就會自己走出來,那是更重要的。」

有一種咖啡文化叫香港

barista

至於選愛樂壓作啡店主打,多少是人棄我取,向難度挑戰之舉,也因為他有創出香港手沖特色的想法。
「談到手沖 ( 咖啡 ),啡師多半愛用 V60 ( 濾杯 ),因為比較好用。」愛樂壓的濾壓壺看來像針筒,沖泡時又壓又攪動,啡師造型不甚了了。「愛樂壓亦常被指有雜質,容易『鞋口』。」他說要在香港飲到出色的siphon (虹吸)、V60 手沖,都能找著具代表性的啡師、啡店,他倒想成為第一間推廣愛樂壓的啡店。